返回我的女儿和母亲  朝日安染作品集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四十二话「我的女儿和母亲」

  悲伤持续了很久,久的我都不知道悲伤了多处时间,有时我就伫立呆呆想着发生过的一切事情。

  ···悠城,沉睡过去了···这是给我的沉痛事实,医生说不会醒过来。可心底祈求她一定要醒过来,现在的我,好像不像以前那样开朗了。现在的我,好像开始发生剧烈变化。

  悠城给我了一个无价之宝,那就是我的女儿,她叫“凌楼”

  ···每次看到女儿的时候,我总是能看见她的重影。

  ···所以见到的时候,我不知道我该说什么。

  周边的关系渐渐变冷淡,气氛变的很沉重起来。不过我还是一天天坚持去上班,无论多么累。身体扭曲起来,心灵也扭曲起来。

  我有时也开始续写笔记起来。因为心灵急剧变化,心灵波纹不断荡漾,不会停留在一个地方,但我我想着要振作起来。

  傲娇的夏亚走了,知性的安盛走了,顽强的顾羽走了,腼腆的顾莉走了···去追逐梦想去了···现在悠城现在也陷入了沉睡。

  我低声哀鸣,在房间里独自抽泣着,一拳打在墙壁上,溢出了鲜红的鲜血。

  ···爸爸!不要惩罚自己哦~5岁的凌楼快速跑进来,温柔的安慰着我。

  ···对啊!爸爸不能这样呢?

  低声的说着,不想让女儿看到我这样。悠城沉睡了五年,我一直守护在她身旁。

  ···好辛苦!···真的好辛苦啊!

  五年的折磨生活,让我痛苦不安,死死自责。悠杰大叔说,带女儿散散心吧!

  ···大叔···对不起!

  ···带女儿···去玩一转吧!想去江连市吗?你的外婆家!

  我低声阐述着,如波纹一般。

  “嗯···哪个地方我很久没有回去了···”

  女儿凌楼偶尔有点惧怕我,因为悠城沉睡过去,我真的变了···我真的变了。

  女儿拉着我的大手。轻轻流露说爸爸···走吧!

  我和女儿第一次去长途跋涉,但现在没有任何光芒的感觉。

  悠杰大叔和妻子看着远处的车上我们,伫立而目送。外面的天空很蔚蓝,心灵的天空却很昏暗。

  ···但我···是···这样的人吗》悠久而述对妻子看着远处的车辆真情阐述着···那孩子···在背负一切···染上一切···并试着爱上一切。不断反抗着又不断爱着,这是他的伟大!

  ···他···就是这样的···无数次···无数次!

  匆匆上了飞机,这次不在做电车。

  到外公家需要40分钟左右,天空的白云围绕着我们。

  ···爸爸!

  她拉着我的大手,她却不敢看我。

  那天以后同事感觉这个人,完完全全改变了。不过···自己没怎么感觉到。

  ···楼楼要什么爸爸给你拿!

  不过她好像看着另一边男孩和他的母亲,还有男孩拿的那玩具。

  ···女儿···不肯定将玩具抢过来给你的······呜呜···女儿流露出纯真可爱而又娇小的样子,悠城那家伙在这里就好了。

  ···妈妈妈妈!

  母女令我烦躁,有点忍不住的样子。

  ···爸爸···我要那个。

  此时的我居然在触动,我试着平息了自己赤红心灵。

  我眼睛往空姐那里一看,发现她拿着玩具,我大叫请求道“无论多少钱,卖给我啊啊。”

  空姐最终给我这布满红绸缎的布偶,红绸缎让我想起悠城胸前的小小红锁40分钟后下了飞机,慢慢的走着。

  突然我极度触动其起来,一个熟悉的身影跑来。

  ···那是我母亲······那轮廓绝对没错。

  眼泪直流了下来,扭曲的身体在江边奔跑着,我听到江水清脆的声音,啪啦啪啦的。

  灵魂在触动,心灵在震撼。

  ···痛痛痛痛。

  扭曲的身体不断疼痛,我仍然奔跑了过去。

  ···原来妈妈还在···原来妈妈···我的妈妈一直在我···支持着我。

  ···原来妈妈一直在我身边身同其受,我依旧是个不折不扣的感情动物。

  ···女儿凌楼看着我与母亲,小小的手掌放开了红绸缎的布偶,说“爸爸···第一次笑···我的染爸爸。”

  ···哎!我的女儿。

  过了一会儿,我发现他不见了。

  ···我真是一个···坏的。

  ···妈咪我去找我女儿。

  ···哎哎哎。她叫“什么?”

  ···她叫“凌楼”

  在金沙的江边,我终于发现在金沙旁的草丛里躲着呢。

  ···为什么?楼楼。

  她开了红润的口“我把爸爸···第一次的礼物弄丢了···啊!弄丢了啊”

  ···爸爸在买一个给你···那是独一无二的。

  ···你的爸爸,知道的···知道的!

  ···我第一次见到染爸爸笑的那么开心,女儿我好高兴啊!

  我感动的哭了,想好好感动哭一场。

  她静静靠在我耳边,身边尽是鸟鸣声。

  ···爸爸···女儿爱你!

  ···嗯嗯···嗯!爸爸也爱你!

  花竟然飘满了空中,无尽散播着花香味。

  ···爸爸···妈妈一定会···一定会醒过来的···啊!

  我将她怀抱,有时在江边的上横趟着拥抱着她···给我讲妈妈的事情。

  ···我想在染爸爸这里好好哭,也想好好的笑。

 &